您的位置︰首頁
理論?文苑
不要等到時光老(lao)去(qu)才懊(ao)悔(hui)地打撈數字(zi)遺骸
2020年02月21日 14:30
來源︰

  多年以(yi)前,我yi)jing)開設過一個博客。博客的平台很小眾,很多人可(ke)能根本沒听過這(zhe)個平台的名字(zi)。但在當年,因(yin)為它主打簡(jian)潔、清新的視(shi)覺風格(ge),吸引了(liao)很多文藝(yi)青年,產生了(liao)現在看來較(jiao)高質量(liang)的自媒(mei)體(ti)作品。我也習慣(guan)把日常的讀(du)書筆記、隨筆sheng)?較(jiao)潞吆叩男 shi)歌,發布(bu)到那個博客上。當時,還沒有流(liu)量(liang)變現、內(na)容創業、“做(zuo)號(hao)”這(zhe)些概念,博客不過是興之所至(zhi)的記錄,管他(ta)冬夏(xia)與(yu)春(chun)秋。

  互聯網產品一茬(cha)接著一茬(cha),長江後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。博客時代過去(qu)以(yi)後,我也逐(zhu)漸(jian)告別了(liao)寫博客的習慣(guan)。直到有一天,想起年少(shao)時那段“為賦新詞(ci)強說愁”的日子(zi),回憶起當初的登錄賬號(hao),想要回到博客緬懷一下青春(chun)期。結果,只發現zhi)liao)“404”的關站公告。我懊(ao)悔(hui)自己沒早一點發現這(zhe)個事lv)怠>」艿背醯奈淖zi)陸陸續(xu)續(xu)都有備(bei)份,但要從積灰的老(lao)硬盤里(li)找出來,恐怕(pa)並不容易。

  這(zhe)兩天,有一條新聞(wen)吸引了(liao)我的注(zhu)意,那就是QQ開通了(liao)注(zhu)銷賬號(hao)的功能。有網友諷刺,這(zhe)大概是QQ開設的mo)白蠲揮謾鋇囊桓齬δ芰liao),即便在微信等移(yi)動通信軟件普(pu)及(ji)之今(jin)日,也沒有多少(shao)人願意注(zhu)銷QQ號(hao)吧。然而(er),很多人大概又不得不承認,已(yi)經(jing)記不清上次(ci)登錄QQ是在什麼ci)焙蛄liao),甚至(zhi)現在QQ賬號(hao)最有用的功能就是另開一個“吃(chi)雞(ji)”游(you)戲的小號(hao)——大號(hao),自然還是默認使用微信賬號(hao)的mo)/p>

  其實,一個QQ號(hao)不僅是一串數字(zi),一個識別身份的賬號(hao)。對(dui)很多中(zhong)國網民而(er)言,QQ號(hao)意味著初次(ci)觸網踫撞出來的數字(zi)火(huo)花,意味著當初和網友聊天的情感密碼,也可(ke)能意味著QQ空間(jian)等90後曾經(jing)熟(shu)悉無(wu)比的社交平台。注(zhu)銷了(liao)賬號(hao),意味著告別了(liao)這(zhe)段在互聯網海洋(yang)里(li)初學(xue)游(you)泳的珍貴記憶。

  數字(zi)zhong)畔 囊藕。 駝zhe)麼快埋葬在了(liao)產品迭代的沙塵暴里(li)。說起來,這(zhe)真是讓人淒婉哀憐獨憂傷。

  理論上說,如果做(zuo)好備(bei)份,即便博客關站、QQ注(zhu)銷,你的個人信息依然可(ke)以(yi)長久地保存,如果要給一個期限的話,也can)硎且煌蚰輟5 牽 yin)為數字(zi)zhong)畔 謀4娣fang)法太過便捷,反(fan)而(er)限制了(liao)保存的效度。多年以(yi)前,你把老(lao)照片(pian)、舊筆記刻錄成(cheng)光盤,仔仔細細地新建一層(ceng)層(ceng)文件夾xiao) 緗jin)找不到或讀(du)不出來,數字(zi)zhong)畔 謀4婢褪 qu)了(liao)意義(yi)。對(dui)了(liao),現在的00後大概從來沒見過3.5英寸(cun)軟盤這(zhe)種東西,更難找到讀(du)取軟盤的驅動器(qi),但在以(yi)前,我們保存文件,還不得不等待電腦吭(keng)哧(chi)吭(keng)哧(chi)往軟盤里(li)寫入數據好長時間(jian)。

  這(zhe)其實構(gou)成(cheng)了(liao)數字(zi)時代的一種謬(miu)論︰你越以(yi)為可(ke)靠的儲存方(fang)式(shi),越有可(ke)能經(jing)不起時代的檢驗、歲(sui)月的摧殘(can)。數字(zi)zhong)畔 V勢誄?  灰 蹲潘嫻撓澇緞孿省(sheng)2恍牛磕閌宰糯蚩 徽001年的新聞(wen)網頁。美(mei)國“9?11”事件、中(zhong)國“入世kui)薄 本┤臧魯cheng)功……想要找到這(zhe)些響當當的國內(na)外大事件的原始jia)趁mian),已(yi)經(jing)異常艱難。

  數字(zi)zhong)畔 淖羈ke)靠備(bei)份方(fang)式(shi),竟然還是最原始、最笨拙的傳統(tong)手段。記不住各(ge)個平台的密碼?ke)一嵐閹叢謔櫸康男“裝逕希壞P奈牡鄧孀諾縋願簧??課(ke)一岫ㄆ詘鹽淖zi)打印出來。至(zhi)于數碼照片(pian),別管原始相片(pian)有幾千萬像素,我還是習慣(guan)在每次(ci)旅行後把照片(pian)沖印出來,按部就班放到jiao)嗖ce)里(li)——那些發到朋友圈里(li)的照片(pian),哪怕(pa)只是翻到一年以(yi)前,也得mei)投 誦“ 鍪背健/p>

  我並不是不信任數字(zi)zhong)畔  er)是想說,只有xie)浞擲斫饈zi)zhong)畔 謀4妗 睦lan)、流(liu)通邏輯,才能真正地讓數字(zi)技術服務于人,而(er)不是在信息像沙子(zi)一樣從指尖流(liu)過之後懊(ao)悔(hui)無(wu)比。比如,朋友圈、博客的存放遵循線性邏輯,哪怕(pa)有搜索功能,也未必能找到模糊印象里(li)的一張照片(pian)、一段心情記錄。而(er)傳統(tong)信息的保存賦予最大程度的模糊性和容錯空間(jian)。這(zhe)也解釋(shi)了(liao)紙質書為什麼在當bi)亂讕捎瀉艽笫諧(xie)。 er)電子(zi)書更適合用mei)炊du)翻篇不回頭看的小說。

  數字(zi)時代的情感活動,其實更需要人們用心記憶,用力珍惜。從前慢,說一句是一句,拿出一本舊日記本,一切感動就躍然紙上了(liao)。而(er)在這(zhe)個數字(zi)產品和媒(mei)介依然處(chu)在激烈變革的大時代,幾十年以(yi)後我們回首往事,可(ke)能首先要努力回想那一年用的是哪款產品、哪個平台,是軟盤、光盤、U盤還是“雲”,捋(lv)清楚這(zhe)些,才有可(ke)能翻找出記憶的細枝(zhi)末節。數字(zi)時代的感動不應(ying)該是廉價的,不能因(yin)為技術便利而(er)放棄生命中(zhong)應(ying)有的刻骨銘心mo)2還茉諛母鍪焙潁 shou)護最真誠的記憶都需要付出恆心mo) 托撓yu)真誠。

江苏11选5 | 下一页